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张学良与中医

2015-4-23 13:12:54 0人评论 2096次浏览 分类:中医文化

张学良与中医

张存悌  李明哲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腹泻高烧,施今墨救

文本框:  19315月,时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兼北平行营主任的张学良将军因多吃了些樱桃,引起腹泻和高烧。“不但腹泻如水,而且顽固的高烧折磨得他无法进食和入睡。”住进协和医院后,经美国医生赫尔亲自检验,确诊为肠伤寒。赫尔用尽“当时最为先进的针剂药品,可是张学良的病情仍不见起色。到了6月下旬,他甚至身软骨痛,消瘦异常,几乎连起床进餐的气力也沒有了。”延至7月,“张学良的病情一度出现转危迹象”,每天只能依靠吗啡来改善他的精神状态。7月下旬,部将万福麟和于学忠劝他改用中医药治疗,延请京城名医施今墨,张学良首肯。赫尔因为此病久治不愈,“难以交待”,“破例允许施今墨以中草药来做为西医的辅助”。从此施今墨每隔三天来协和医院为张学良诊脉处方。“好在施今墨采取中医疗法效果显著”,到了8月,“张学良已能起床并下地行走了。”8月下旬,张学良的病情大有改善,进入恢复阶段。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张学良中断疗养,投入军务当中。(窦应泰:《破译张学良的长寿密码》)

戒烟体虚,陈存仁调补

九一八事变后,少帅张学良“发愤图强,要戒绝鸦片嗜好,到上海请密勒医生为他全身换血。”上海滩大享杜月笙为他提供了一处豪宅,专门供他居用。张学良戒烟后身体极度虚弱,需要中医调补一下。杜月笙一向“喜欢服中国药”,名医陈存仁“屡次为杜氏及其家人处方,因此他就推荐我去为少帅看病。”陈存仁回忆:“张少帅在这间华屋中戒烟成功,但他的神经以衰弱到极点,凡是神经衰弱的症象,他完全具备。”

“我由一位少帅的参谋长陪同进去,先看见有一个面目黧黑,身体瘦削的人,穿着一件长袍,在室外踱来踱去。我想这个人既瘦且弱,叫他看护少帅,也不像样,谁知道那个参谋长一见到那人,即刻立正行礼,说:报告副司令,陈大夫到。原来这个穿长袍的就是张学良少帅。”

“张少帅见到我,就和我拉手,并说了相当客气的话。我观察他出言吐语,发觉他的衰弱程度达于极点,他虽戒了烟,但体力消失殆尽。我诊脉之后,为他处方,开的都是名贵药物,第一味是吉林人参,第二味有关东鹿茸,而且关照他到英租界大马路乐家老铺达仁堂去配方。旁边有一副官说:人参鹿茸咱们由北方带来的还有两箱。片刻之间,已把两个箱子搬到少帅桌边。我一看这些人参,都是天字号的吉林老山人参,价值不菲。如是者我连续为他看了半个月以上。后来他就奉命出洋考察去了。我回想过去,真是英雄见惯亦常人。”(《我的医务生涯》)

爱子有病,马二琴医治

辽沈名医马二琴曾任张作霖帅府保健顾问,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常请马二琴看病,人多称赞。马氏曾说:“比如我开个鞋店,张大帅买了我一双鞋,并不等于我的鞋每双都特别好,这不算什么。”又说:“张大帅有钱,吃我的药也和卖给别人一样,八角钱就是八角钱,一元钱就是一元钱。”

1929年秋,张学良将军9岁的儿子张闾琪忽染重病,初时咳嗽,后来发热,严重时高热达到39oC。此儿系张学良和于凤至的第三个儿子,长得清秀而斯文,与张学良酷肖,老帅张作霖亲自为之取名。闾琪自幼老实厚道,比两个兄长都聪明,因此被少帅伉俪引为至爱。夫妇为了救治爱子,不惜在东三省遍请名医,多方调治。沈阳城里的外国西医几乎都请遍了,闾琪的病均未见好转,在连续月余的高热不退之后,又陷入了昏迷状态。11月初,马二琴上门为张闾琪治病。他认为闾琪患的是肺伤寒,几付中药服下,病情危重的张闾琪出现转机,高热逐渐转轻,也能稍许进食了。其后,张闾琪在医院检查病情时,竟被日本人设计杀害(《文史博览》窦应态:张学良爱子沈阳遇害始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Powered by 辽宁中医药大学网络中心

Copyright © 1958-2013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辽宁省肛肠医院)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以各种理由擅自转载本站图文资料
联系电话:024-31323636 传真:024-31323637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十一纬路35号 腾讯微博:辽宁省肛肠医院
辽ICP备11006765号

网站访问流量统计